www.882111.com

网瘾少年训练营离奇身亡事件再调查 何谓网瘾?怎样戒除才合法?

  广西桂林市资源县一名16岁的网瘾少年,在进入“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戒除网瘾10多个小时后离奇身亡,引起社会强烈反应。记者在深入调查中发现,这种事情的发生绝非偶然。目前,“网瘾戒除”培训机构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评价标准,培训机构可以说是“泥沙俱下”。

  他们采取的各种“特训”方法是否科学,会不会造成严重后果———这些问题基本上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在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政府最近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江南区副区长张树辉通报案件侦破最新进展情况时称,公安机关已对13名犯罪嫌疑人(由之前的4人上升到13人)进行了刑事拘留,并正在对其他涉案人员进行追捕。

  截至目前,122名在营学员已全部被家长接回。医务人员对这些孩子进行身体检查,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外伤。

  据张树辉透露,经过查实,“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没有在南宁有关部门进行登记,属非法经营。8月7日下午,有关部门已依法对“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进行了取缔。

  据介绍,“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是由广州番禺励志体育活动策划服务部开办的。根据工商登记注册记录,广州番禺励志体育活动策划服务部属私营企业,2007年11月15日在广州市工商局番禺分局登记成立,登记法定代表人为“方小斌”,公司注册经营地址为“广州市番禺区榄核镇子沙村107号”,注册资金5万元。其注册信息上的经营范围为“体育活动策划;体能训练场所的管理服务”,实际经营项目包括“策划、设计及信息咨询业:企业策划、管理咨询”。

  据工商部门相关负责人员介绍,该公司开办青少年“训练营”已超出其经营范围,属非法经营。但违法行为实施在异地,目前未发现其有在本地办学招生的行为;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应由案发当地工商部门查处。

  据张树辉称,有关部门已飞赴广州,对广州番禺励志体育活动策划服务部的合法性、是否具备相关资质等进行调查。

  经有关部门查实,“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虽是一家没有任何资质的机构,但训练营从5月中旬开办以来,先后多次在当地做宣传广告,大肆开展招生活动,在短短2个月里就招收了100多名学员。其间没有受到相关部门过问和监管。

  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思想政治工作处处长李清先说,由于“训练营”合办单位之一的广西电子技术学校不属于自治区教育厅主管、主办,类似培训机构和活动的审批也不由教育部门负责。

  李清先说,广西电子技术学校属广西劳动部门主管,自治区信息产业局主办,教育部门只是履行“业务指导”的责任,广西电子技术学校与其他机构合作办学,按理应由相关主管主办单位批准。教育部门主要负责学历教育机构的审批,“社会类培训机构”由劳动部门审批,以公司形式出现的教育培训机构则由工商部门审批。

  南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则认为,根据目前有关部门搜集到的材料等可以看出,“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属于社会力量办学范畴,而社会力量办学应由教育部门办理相应许可证和管理。如果主办者想以企业形式获得批准,工商部门将根据申请类型和经营范围对其进行审查,涉及相关专业技术内容的还需预先到相关专业部门办理前置审批手续后才能给予核准。

  这位负责人还说,这类机构属于“新兴行业”,由于缺乏明确法律法规依据,工商部门一般需和相关部门进行协商后才能确定其审批方式。

  据记者了解,目前南宁市的戒除青少年不良行为特别训练机构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短期的,一种是长期的。一些短期的训练营以简单的操练等活动为主;部分机构以体能训练为主,如每天的主要活动内容为跑步、做仰卧起坐、打篮球等,实行全封闭管理,有网瘾的学员绝不能接触电脑;一些做得较好的机构会请心理专家每周对学员进行心理干预,如把有类似问题的青少年组成一组,通过讨论、角色扮演等引导青少年树立正确的观念。济民救世网六肖中特

  一位在一所特别训练机构担任心理顾问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特别训练机构每周对学员进行一至两次的心理辅导。但他认为,体能训练多、专业心理干预少是目前很多“特训”机构存在的问题,多数机构并不重视心理干预的作用,“就跑跑步、做做运动就能治好网瘾?用准军事化的全封闭管理就能除掉网瘾?这些都是不科学的!”

  那么,这些“特训”机构的效果到底有多大?面对有不良行为的少年,专业的医生又是如何矫正的?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专家。

  南宁市亮点咨询公司的心理专家韩庆宁表示,矫正不良行为是一种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尤其是进入“特训”机构的人员多以12岁至16岁青春期的青少年为主,教育青春期的孩子尤其不容易,必须针对每一位青少年的问题,有针对性地进行干预训练。“特训”行业是南宁市新兴的行业,市场对此有很大的需求,问题是很多机构缺少专业人士,网瘾少年死亡事件就给这个行业敲了警钟。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儿童青少年心理门诊的主任吴歆则对记者明确表示,这种“特训”机构的训练能不能达到效果尚存争议。因为青少年不良行为有多种形成的原因,尤其是现在大家都很关注的网瘾问题,连“出现什么症状叫网瘾”在医学界都还没有形成统一的共识。加上不少网络成瘾的青少年都合并有其他问题,如多动症、品行障碍等,因此“特训”机构的训练方式只能说是一种尝试。

  曾为“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做过电视广告的李女士则称,“广告内容不真实”,她的儿子小鹏参加训练后表现依旧如故,泡网吧、抽烟甚至比以前还要厉害,不良行为还是没改掉。

  据有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青少年网民1.6亿人以上,10%存在不同程度的网瘾,即大约有1600万人。目前全国各地已经有数百家治疗网瘾的机构。由于没有明确的部门监管,任何个人或团体都可以开办,这些培训机构往往采取各种据说是“立竿见影”的强制训练方法,比如军事化训练,强制性的打针吃药,电击、电疗等。至于这些方法是否科学,会不会造成严重后果,基本上“无人问津”。

  有业内人士认为,戒除网瘾的训练没有一个全国统一、比较完善的评价标准,也没有一个机构来负责对它们的效能和结果进行客观评估。究竟戒除网瘾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标准、条件,或者还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资质?这些都是亟须规范的问题。